目前日期文章:2017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研究約翰密爾頓《失樂園》的學者大衛厄曼,日日往返於「抽象卻近在咫尺的撒旦地獄」、與「實際卻疏遠的現實生活」之間,跟這個世界最真實的聯繫,就是他最愛的小女兒黛絲,也許再加上一個彼此了解、同為學者的知己依琳。當大衛接收到神祕邀約前往威尼斯出席一項活動時,女兒卻從飯店的屋頂墜河,每個人都告訴他「孩子死了」,他卻知道,是有「誰」帶走了她。他該怎麼找到心愛的女兒?在威尼斯親眼所見的恐怖現象究竟代表著什麼意義?他的下一步又該怎麼走?

 

 

從大衛前往威尼斯後所開始經歷的一切詭異遭遇開始,每件事情好像都只點到為止,讓讀者猶如墜入五里霧中,伸手不見五指。一般來說,遲遲不說清楚前因後果很容易讓人產生煩躁感,但這個故事充滿了神祕氣息,越接近尾聲,越是讓人欲罷不能。

我觀察一分鐘就好,下樓對這男人或其他等我的人報告,接著我就離開。享受免費假期,拿錢閃人。信守我的承諾。
事實呢?我走進那扇門,不是為了瘦女人的錢,也絕非完成自己答應人家的任務,原因其實更簡單。
我也想一探究竟。

這同樣是我們閱讀時的心態。

文章標籤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同步獨家刊登於ViewMovie

 

要寫一部不敢說自己看懂了的電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生存者 The Bad Batch】最讓我在意的,是整部片中,完全沒有出現的正常社會正常人,我們可以說,這電影就是要讓我們看到我們不知道的邊緣人社會,但換個角度想,會不會其實我們根本身在其中?所謂的上流、正常社會,我們根本無緣得見。把次等人驅逐出境,有一種眼不見為淨的輕省。但你以為我們真能身處在驅逐的一方嗎?

 

 

年輕女子Arlen(Suki Waterhouse飾)被美國軍方在耳後刺上次等人編號,推出了德州邊境,電網外此去一望無際的荒涼沙漠,不再受到美國政府的保護。Arlen遇上了The Bridge布里吉食人族,被殘忍地截斷一手一腳當成食物,她驚險逃出後,輾轉被救到了這荒漠中唯一給予次等人庇護的天堂「安樂窩」。Arlen在某次私下出走時遇上了食人族的一對母女,她終於逮到機會一次宣洩她的憤怒復仇,殺了母親之後,她帶回了孤身一人的小女孩,女孩的爸爸Miami Man(Jason Momoa飾)沒等到母女回家,決定展開尋人之旅。Arlen跟Miami Man註定因為孩子而產生交集,但這群次等人,是否能得到「一起走向美麗新世界」這種美好的幸福結局?

文章標籤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67年,一個千里達出身的黑人女子奧黛兒,千里迢迢來到倫敦,希望尋找更好的生活,她受過良好教育,具有寫作天份與夢想,卻因為種族膚色而被當做異類看待,只能從事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圖個溫飽。當她終於有機會前往她朝思暮想的思雷頓藝術機構擔任打字員,她終於能離她想從事的文字創作工作接近了一點。但是一個在好友結婚派對上認識的男人,卻帶來了一幅令人驚艷而彷彿藏有故事的畫。提拔自己的主管快克小姐,卻因為這幅畫而產生了巨大的不安。

 

1936年的西班牙,舉家從倫敦前來度假的奧莉芙,擁有極高的繪畫天份,可惜不被從事藝術經紀的父親所認可,「女人不懂畫畫」這個觀念根深蒂固,讓奧莉芙鬱悶埋藏自己的天賦。但一對兄妹意外闖入了他們的生活。年齡相近的幫傭泰瑞莎幾乎成為她的密友,而英挺的艾薩克除了是個畫家之外,更是有抱負的左派青年。奧莉芙的創作熱情自此被點燃而難以壓抑,但是現實生活難道能如畫畫一般單純嗎?兩個身處不同年代,卻同樣受到繆思女神眷顧的女子,是否能突破社會的重重限制,讓她們的天賦在眾人面前閃耀呢?

 

《打字機上的繆思》表面上看起來,是兩個女孩子因為社會的壓抑、對性別的歧視,而無法站到人前接受推崇、無法自在發揮才華。但進一步也帶我們思考了作者與作品之間的關係。創作無需理會世人的好惡,好的作品卻需要(應該)被看見。作品的生命從脫離作者雙手的那一刻開始,當因為社會觀念壓抑了作品的產生或是傳遞,其實就根本上來說,也是在扼殺生命,也許這樣的行為並不像動物受傷會感到痛、會流血,但是對於藝術來說,仍舊是一種扼殺,是一種死亡。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同步獨家刊登於ViewMovie

 

自古以來擁有權力的幾乎都是男人,唯獨在戰爭時期,男人真正的格鬥範圍在戰場,因此家園不得不成為了女人的天下。男人掌握權力,女人掌握男人--【魅惑 The Beguiled】華麗又諷刺地點出了這個隱性規則。

 

 

遠處沈悶的爆炸聲、交替守望的工作、惴惴不安的神態,時時提醒我們南北戰爭正在進行中。這所女子寄宿學校彷彿遺世獨立,但你以為它是天堂嗎?差得可遠了。這是一個女人的世界,由堅毅而自制的Ms. Martha管理,在她的帶領下,不管是出於自願或是別無選擇,一群女孩/女人在這個小天地中生活,花園口的大門隔開了這裡與外面的世界,她們站在門內與門外的已方軍隊對話,遇到狀況她們仍是可以扮演被保護者角色的—只要在門口繫上藍絲帶,她們就能向門外的男人們尋求援助,但在事態發展到那一刻之前,她們選擇不這麼做。有問題,女人自己解決。

文章標籤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普通的秋日午後,平靜的住宅庭院中,發生了女主人死亡的意外事件。作者卡洛淋帕克斯特,用男主人保羅的第一人稱「我」娓娓道來,帶讀者一起尋找妻子蕾西從蘋果樹上墜落的緣由。警方調查推測是意外,但保羅怎麼都無法理解,蕾西為何會爬到蘋果樹上。目擊整件悲劇發生的,是保羅和蕾西所養的狗狗蘿麗,身為語言學家的保羅,在注意到了家裡幾個不尋常的「線索」之後,決定開始研究讓狗狗說話的方法,希望能從蘿麗身上還原當天的真相。

 

《巴別塔之犬》將保羅的職業設定為語言學家,是給予他研究狗類語言的背景,但同時也是一種反諷--人類掌握了「語言」這項工具,卻丟失了「溝通」這個能力。如同蕾西是手工面具藝術家,創造出美麗的面貌,卻也遮蔽隱藏了內心。巴別塔的典故(維基百科請點此),出自於聖經故事,因為人類想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通天高塔來傳播自己的名聲,於是上帝變亂了人類的語言,讓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不再暢行無阻,藉此懲戒人類的傲慢與自以為是。「巴別」源自於希伯來語的balal,意思是「混亂」,殊不知,真正的混亂隔閡不僅來自於不同的語言。

 

文章標籤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