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na Jolie跳出來的地方

 

昨天辛苦了一天,今天理直氣壯地照計畫搭乘tuk tuk開始行程,早上時間快來不及了匆忙出門,正望著I Lodge的早餐興嘆時,櫃檯人員提醒我可以帶著在路上吃,真是太貼心了,我迅速抓了幾片小吐司就跳上車囉。從guest house出發的路上,涼風習習吹來、享受至極,在那個當下我真的感到自己好幸福,如果沒有前兩天的揮汗如雨,我大概無法體會坐tuk tuk 車遊吳哥其實是多麼美好的享受。

 

 

 

第一站先前往Prasat Kravan荳蔻寺,車子停在路邊後我走向左手邊一排五座的寺廟,但看到廟門像是被磚頭封起來沒有了出入口,我心想大概不知道又有甚麼典故導致這間寺廟被封死了吧,本來悻悻然準備走回車上,但念頭一轉又繞過寺廟想到背面看看,這一看才發現自己完全誤會了。因為方位的關係,這寺廟座落於路旁,卻是坐西向東背對著道路的,我差點因此錯過一個美麗的地方。荳蔻寺特出之處在於,它是吳哥唯一全然磚造的寺廟,層層疊疊、緊密契合沒有粗糙的隙縫,可是在磚牆上,功力深厚地雕刻出一座座細緻柔滑的神像浮雕。用「細緻柔滑」這四個字來形容,大家一定覺得很怪,但真的是如此。我盯著牆上的雕刻,想著這是要多麼仔細而完善的規畫呀?在下刀的開始,心裡就必須已有完整的架構,才能讓神像的肌肉紋理自然得像我們一般人,而完全沒有意識到一塊塊磚頭間的界線。經過歲月的洗禮,磚雕的神像卻沒有太嚴重的崩壞,反而多了一層洗潤的光澤,我忍不住想到某巧克力廣告中絲滑的觸感,越想越是神奇,這是我很喜歡的一間廟。 



 

撐得毫不掩飾

 

接著拜訪Banteay Kdei班黛喀蒂寺,因為佔地狹長,司機Kosal囑咐我直接穿過Banteay Kdei,他將直接在寺廟的另一頭等我。吳哥深度旅遊聖經中提到,這裡傾頹的狀況保有所謂「迷亂的精神」,這描述還真吸引人,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還真的除了迷亂,就沒有特別的感覺了。經過其中一尊神像時,一位老尼姑要我拜拜並準備幫我綁紅線,我搖搖手表示我已經拜過了,但她不容拒絕地直接把紅線搭到我手上並念念有辭地說「more 」,這樣說來倒也是,福氣哪有嫌多的呢?這下我也無法再拒絕了。走著走著有一個小男孩靠近並拿著竹笛追著我不放,當他了解我真的不打算買那笛子的時候,竟開始轉而向我要錢。我突然心裡有一股氣,停下來有點嚴肅地告訴他,「小朋友,你應該想盡辦法賣東西賺取收入,而不要開口向人索取金錢」,我知道這樣的說法對只求溫飽的他們而言可能太過自命清高,現在自己想來都覺得令人討厭,但那一瞬間我真的忍不住。於是我提議他讓我拍張照,我給他一點小費作為謝禮。看著這張略微不自在的照片,後來一直在反省那時候我處理得不是很好,也許這也是旅行給人的課程吧,在一些無法時光倒流修正的行為中,學著讓自己下次能做出更好的回應。


向我推銷竹笛的孩子

 

Ta Keo塔高寺

 

離開了Banteay Kdei,我們更動順序先前往Ta Keo塔高寺。相較於其他寺廟特別高聳而陡峭的階梯,讓我決定把相機收到包包裡,就爬吧!對照著書上的說法,我應該尋找南面階梯最好攀爬,可偏偏我就是確定不了那一面才是南面,所以決定「目測」。小心翼翼爬上塔頂,東鑽西竄可以感受到Ta Keo跟其他寺廟的不同,因為建造到一半就擱置,只完成了寺廟主體卻還有大部分沒進行刻飾,所以意外呈現出古樸陽剛的霸氣。從我上來時,就有個年輕人來問我是否需要他陪同、跟我講講典故,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因此笑笑地婉拒了,但他卻不時在我身邊繞來繞去,或是當我在看雕刻時直接講起了故事,這樣一來我無法請他停止,雖然有點困擾,畢竟我希望一個人靜靜觀賞,但還好他不算太侵略性地打擾,聊天還算愉快,所以最後我準備離開時他希望我能給他一點小費讓他可以上學,我還是有給他一些(只是心中默默想著是要上高中還是上大學吧?)他推薦我走西面樓梯下去,我反問書上說得應該是南面較好爬不是嗎?他回答西面好爬的原因,是因為那時候的國王陽光從陡峭的東面快速爬上照射整座寺廟,而後在西下時,運用較緩的階梯延長陽光停留在寺廟上的時間。嗯,這理由聽起來還真頗有道理。


 

 

下一站,Thommanon塔瑪儂寺是個安靜的小廟,精緻而可愛,塔型跟Angkor Wat有點類似,卻因為佔地不大,因此有股閑適的恬靜氣氛,讓人十分放鬆而舒服。Thommanon塔瑪儂寺跟Chau Say Tevoda周薩神廟分別坐落在勝利路的兩側,書上兩次強調雖然地理位置如此,但兩廟建造時代相差遙遠、萬萬不可送做堆,且都早於大吳哥城就建造了,所以也不是為了護持勝利路而設計的。但偏因此,我就一直錯覺「這兩座寺廟是位了鞏固勝利路而呼應建造」,所以說人真的很容易被暗示,inception!(扯東扯西)


一點也不馬虎

 

Chau Say Tevoda周薩神廟,目前由中國政府負責修復,修復得很認真、很用力。在這裡我整個很分心地在研究,哪些地方被修補過了。看著那些精緻的修補處,把一個裙摺、一個髮飾連接得如此順暢,每個修復處的雕刻都完美到把旁邊受損的原雕刻都比了下去,且顏色如此地新穎,真看得我啼笑皆非。明明人家就是很認真地在整修古蹟,我實在不應該帶著雞蛋裡挑骨頭的心情來面對,很壞心。


早上出發前就跟我的司機Kosal說好,中午要請他帶我到司機吃飯的地方一起用餐,我還想著這樣才能吃到比較道地的料理而非專賣遊客的「景點餐」,但這又是一次錯估情勢。由於天氣非常的炎熱,我根本一點食慾也沒有,加上逛每一間廟逛得樂不思蜀根本沒有注意時間,在我突然想到似乎過了用餐時間,趕緊看錶時才發現已經一點半了,從廟裡出來跟Kosal道歉沒有注意到時間,他才不好意思地說,他覺得我好厲害、逛了一個早上都不會餓也不會累,他一個大男生都快昏倒了。我很不好意思地告訴他是因為天氣太熱了,本來希望他把我放在下一個景點後就趕快自己去吃飯,但似乎這裡週邊並沒有吃飯的地方,他笑笑說沒關係等待會兒到Ta Prohm的時候再去用餐。於是我買了些水果跟他一起分享,不過我想對男生而言,肚子餓的時候水果應該一點用都沒有吧,真是苦了他了。


Victory Gate勝利門


邊聊邊前進馬上抵達前方的Victory Gate勝利門,人面城門與護城河上乳海翻攪的設計,跟大吳哥城門十分近似。Kosal突然問我,知不知道為什麼Bayon會有這麼多同一張臉?接著他講了個小故事。


從前有個神仙很愛跟凡人玩鬧,某天祂跟一個凡人打賭,如果凡人在三天內答不出祂提出的問題,就要把凡人的頭砍下來,如果凡人回答出了,就換成把頭砍下來。無法拒絕卻又想不出答案的凡人在害怕了一天一夜之後,決定要盡力逃到最遠的地方,天還沒亮他就迅速離開,不停地走著,到了第三天清晨,累壞了的他坐在樹下休息,突然聽到樹上兩隻小鳥的對話,因為他有特殊能力可以聽懂小鳥聊的內容正好就是神仙提問的答案,這下活命有望了!死命趕路的他終於在午夜前趕回到跟神仙約定的地方,神氣地回答出了問題,神仙這下面子掛不住了,卻也只能依約定砍下自己的頭,從此以後就只看見祂一顆頭飛來飛去,於是就成了我們在Bayon上看到的一顆顆大頭笑臉。而即使是這樣,祂仍不改調皮本性,時常追著太陽、月亮跑,有時候太陽、月亮跑得慢就會被祂一口吃掉,但因為只剩一顆頭了,所以太陽、月亮從嘴巴被祂吃掉後經過脖子就又跑出來了,這也是日、月蝕的由來。雖然這又是不同於考據或書本的另外一個版本故事,但我可聽得津津有味。

  

出發前往下一個點Ta Nei塔內寺之前,Kosal特地去問了其他司機跟攤販,回來問我是不是確定要看這個點,因為這間寺廟比較偏僻、很少遊客會去,由於我還是想去看看,他也二話不說地就往Ta Nei出發,到了路口,他停車並且開始上鎖,我不解地問他,才知道前往Ta Nei的路太小條車子進不去,又蠻偏僻的,所以他要把車子鎖好陪我走進去,頓時讓我很感動。就在我們正要出發的時候,旁邊的小攤販跑過來告訴我們,現在可以騎摩托車進去了,省事許多,於是Kosal把tuk tuk後的座位卸下,馬上moto大變身。我們騎著moto進去的路上,一度還迷了路,Kosal說他當了三年的司機,這才第二次來Ta Nei,可見真的沒什麼人來。一路上果然,不是比較偏僻,是非常偏僻,大概像台灣鄉下的田間小路,兩旁長滿了比我還高的雜草,我當下暗自心驚,還真是小看了Ta Nei,如果我堅持自己一個人進來還真的蠻危險的吧,還好碰到了個好司機。他其實大可以裝作不知道這狀況,就把我在路口放下,自己在車上休息等我回來的,所以選擇一個值得信任的司機真的很重要。

 

Ta Nei因為地處偏僻,坍塌狀況也頗為嚴重,所以老實說可看性不算太高,不過在現場看到由太陽能板供電的監視鏡頭,Kosal說好像是因為這間寺廟才正要開始維護所以也並未這麼受到重視,不像平常的寺廟有人看守,因此用監視鏡頭注意這裡的狀況即可。我們兩個就在那個鏡頭前跳來跳去做鬼臉,想說監視的工作人員看到一定會很火大,好無聊的我們兩個人。

 

好啦,是真的非常驚人

 

離開Ta Nei後進入今天的重頭戲了,Ta Prohm塔普倫寺是大圈遊的一個重點,可真是拜電影古墓奇兵之賜。Ta Prohm的毀損狀況與其說坍塌、不如說崩壞,但因為是來吳哥必遊的景點,所以正在進行非常嚴謹的整修,也有完善的路徑指引。當看到參天大樹拔地而起,樹根處卻纏綿糾結從寺廟的石塊中穿出,瞬間被天地間奇特的生命力震撼到起了雞皮疙瘩,那些樹木彷彿有靈魂似地、跟佔據地盤的寺廟角力勝出,於是掌握住、踩著人類建立的寺廟用力尋找生存空間。好像在宣告,即便人類總是那樣粗魯地佔地為王,但這世界是屬於天地萬物的,在人類勢力的消長之間,萬物總能找到機會,讓屬於大自然的回歸自然。


Who's the boss?


在寺廟的盡頭處,我碰到一個小女孩向我走來,手上拿著髒髒的布偶,也不開口跟我要錢、也不跟我推銷東西,一雙大眼睛直直地看著我,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對她笑了笑,她沒有反應,拿起手上的芒果遞向她,她輕輕地搖了搖頭,於是我低下頭繼續看我的書,而她就這樣靜靜坐在我身旁。中間我幾次要拿芒果跟她分享,她都拒絕了,過一會有個大叔走過剛好看到,對我笑了笑並且示意她可以拿沒關係,我又再試了一次,這次,她想了一下才怯生生伸手把芒果接過去。她的害羞與內向跟這兩天碰到的孩子完全不一樣,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讓人更加心疼了。


跟她講話,她也並不回應

 

看看時間,我起身打算循原路返回入口處時,在大樹前碰到一個女孩子請我幫她照相,隨後我開口問了她從哪裡來的,才知道她從大陸去澳洲生活、現在又回到大陸工作,我們聊起了她在暹粒機場入境時被獅子大開口要了5 USD小費的生氣經歷,突然她朝我後方大叫了一聲,我一回頭看到一個男孩子朝我們走來,原來他們也是之前在別的地方碰過面、在這裡又碰上了,另外一個男孩子跟著從後方走來加入我們,當我們正聊得開心時,突然天色一暗,戲劇性地數秒間下起了大雨,我們狼狽地又好笑地趕緊衝到迴廊下躲雨,並且交換聯絡方式。這一聊就忘了注意時間,轉眼間警衛開始來趕人,原來是早已超過17:30的參觀時間了,於是我們邊大喊著晚上pub street碰面,邊各自往不同的出口方向飛奔。

 

因為閒聊而超過了約定的時間,一到出口就看到我的司機把tuk tuk停在最靠近門口的地方等我,他說擔心我沒帶傘會淋雨,所以剛剛就把車子挪到最靠近的地方讓我一出來就可以上車,真是很貼心的司機。下過了一場雨,空氣中的燥熱也一掃而空,於是我們依照原訂計畫前往Pre Rup變身塔看日落。在跟大家分開前,大陸女孩Judie說等會兒也是打算到Pre Rup看日落,因此我到了之後便左右張望尋找她的身影,但直到我爬到最上層平台,仍舊沒有看到她。嚴格來說,是沒有看到任何人。

 

Pre Rup變身塔

 

不知道是不是剛剛那一場大雨,把遊客們看日落的興致都打散了,Pre Rup裡只有我一個人,塔底也只有一個驗票人員而已。如此靜謐的氣氛深深吸引著我,繞了一圈後我找個地方坐下,靜靜地享受這份得來不易的孤獨。沒錯,這是種享受,這時候在這裡,我享受著孤獨卻不寂寞。時間慢慢地流逝,我貪心地獨佔Pre Rup的美麗。沒多久,來了一對荷蘭來的情侶,彼此笑著打了招呼後,他們在不遠處坐下,隨著他們上來的司機抱著一顆西瓜,男生拿起瑞士小刀切西瓜來分享。司機用不甚流利的英文,說起Pre Rup的典故。

 

司機先生說,Pre Rup在柬埔寨語裡,代表著轉變transform的意思,古老流傳的故事裡,佛陀會依照不同的狀況改變自己外在形體來救人濟世,所以常常,在清晨是一個形體,到下午會轉變成不同的樣子,日落後,又再接著改變。看情侶兩人一頭霧水,我插嘴又再把故事說了一次(但邊說邊想,奇怪,難道我有吃翻譯年糕嗎?)我回想起剛爬上頂層平台時,Pre Rup塔上精細的雕刻十分吸引人,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因為夕陽餘暉的柔和色彩,竟淡淡把塔身披上了一層粉紅參雜著金黃的美麗顏色,這時回頭我才驚訝於這變幻的美麗來得這樣無聲無息。我們都無語了。在塔上,在彩霞前,安靜地享受這一份祥和。

 

靜靜凝視這片土地

 

從Pre Rup回guest house,正好把Jeffery拉出來一起認識大家。經過了在路上東挑西看決定不了吃飯的地方、以及向人問路後「比左邊卻說右邊」的謎樣指示後,我們在飢腸轆轆的狀況下最後進了路邊最近的一家小吃店,因為哈啦得太開心,我竟想不太起來食物的滋味。 

 

有許多背包經驗的Ken來自香港,他諄諄告誡:「去買個好用的背包吧,帶些台灣國花的臂章,在交到各國的朋友時,很多背包客會拿出自己的臂章交換,而後縫在背包上,看著自己花花綠綠的背包,會馬上想起旅途中每一段珍貴的緣份」。正當我還在為這樣的畫面而感動時,他冷不防哈哈大笑地加上一句「趁著台灣還有自己國花的時候」。我當然不甘示弱,馬上回敬一句「會的~我會趕快行動,不要等到跟你們一樣才在遺憾」。在我們唇槍舌戰時,瞥見一旁大陸湖南來的Wei邊喝酒邊咧嘴笑,我沒好氣地對他說「笑什麼,還不是你們害的」,他無辜地搖搖手「我很和平的,慢來,這種事兒,總是要你情我願嘛!」Judie解脫般地笑說「唉呀,還是離開這些惱人事兒比較好」,馬來西亞的Jeffery也大笑「抱歉,這我幫不上忙」突然對這樣來自各個不同國家、不同立場的人,同桌笑談華人的糾結微妙笑點,感到非常有趣。

 

吃飽後就是要喝酒囉,前往Pub Street,挑了一家最順眼且熱鬧的Pub坐下來點酒。音響傳來讓人蠢蠢欲動的舞曲,店外行人輕鬆散步,往舞池走又看到許多辣妹激情熱舞,整個晚上就在這樣歡樂的情緒裡度過。 

 

在一間看起來頗有Bali風格的按摩店前,我們討論著今晚最後一個行程一起進去按摩放鬆。Judie看我們猶豫不決,一個箭步衝進店內開始講價格,過沒多久就看她招手叫我們進去,一個人原價6USD的一個小時按摩,被她殺到4.5USD,我看老闆臉都綠了。邊按摩邊說笑,突然發現牆上貼著「輕聲細語」的標示,才驚覺我們聊得太開心,還好時間已經晚了,只剩一些客人在private room,大廳沒有其他客人,否則可真不好意思了。道別前Ken聽到我安排的接下來兩天行程,興奮地說他也想去那些地方,問我能不能同行,多了旅伴我當然是很開心地答應囉。 


千變萬化的顏色

 

其他照片及閒聊請點此相簿連結2010, May, 26 - Day 5@暹粒Siem Reap

 

 

創作者介紹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電影、音樂、閱讀、人生★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