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寫給以下幾種人,還沒看過電影的人不要看內文,爆雷爆很大,但推薦你快進電影院不會後悔

1.看完電影後覺得劇情很複雜、不太理解的人(建議可以先拉到文末看完註解,再回來重頭看內文
2.喜歡電影內容、想重新回味的人

3.不懂為何潔西卡雀絲坦演成這樣,卻沒拿到最佳女主角入圍門票的人(這是我愛的告白)

 

Elizabeth Sloane: Lobbying is about foresight. About anticipating your opponent's moves and devising counter measures. The winner plots one step ahead of the opposition. And plays her trump card just after they play theirs. It's about making sure you surprise them. And they don't surprise you.
遊說的重點在於洞察先機,預測對手的招數,然後設計對策。贏家永遠比對手快一步。在對方亮出底牌後,隨即使出自己的殺手鐧。要確定能趁其不備,而且對方無法反擊。

 

身為觀眾,非常樂見聰明的劇本將自己帶得團團轉。【攻敵必救Miss Sloane】就是這樣一部暢快淋漓的好片。電影中的訊息量很大,且語速很快,劇情各線交織龐雜,幾乎沒有多餘的情節,一分心很容易就會錯過小細節,建議精神好的時候觀賞,更建議觀賞完後,用力推薦身邊的朋友進電影院!

 

 

Elizabeth Sloane是華府知名的政治說客(後稱Sloane),主力是稅法及自由貿易領域,思考縝密、手段強悍,且總是出其不意,直搗對手要害。Sloane在開頭處理第一樁能多益稅提案的方式(能多益Nutella巧克力醬,是她對棕櫚油稅的暱稱),就已經令我們眼花撩亂。短短一段戲,她站在與眾人不同的高度,俯觀全局,透過對法令的了解、敵我方陣營的掌握、有效戰術的選擇、還有對複雜資訊去蕪存菁的直覺力,將調兵遣將的功力展露無疑。

 

 

力主推翻「Heaton-Harris希頓哈理斯槍枝管制法案」的Bill Sanford來到Sloane任職的公司,邀請她來主導這場攻防,確保拉攏足夠議員選票到自己陣營來。Sloane因為理念不合求去,接受了對立陣營CEO Rodolfo Schmidt的挖角,順道帶走了自己整組組員一起跳槽,推動槍枝管制法案通過,只有打算藉機上位的Jane意外拒絕而留下。

 

 

Sloane的日常生活中沒有家人朋友,只有目標,極度聰明且功利主義,她所掌握的人際關係、資源,都有可能在某個時刻被用上。例如新團隊中的槍枝管制法案專家Esme,雖然我們不知道Sloane是在哪個時間點,理解到Esme的背景,但是事後回想起來,果真從第一天晚上在街邊搭話時,就在她的佈局之中了。這樣親切交朋友的Sloane,似乎不是我們認知的她,但因為劇情進行得非常流暢,我們不容易注意到這裡的違和。

 

故事從頭到尾節奏非常快,沒有一丁點拖遝,擺明了是給聰明人看的電影,腦袋必須動得快,否則轉眼跟不上。例如Sloane跟Esme在中國餐廳吃飯時,聊到Esme履歷中高中時期的空白。拐著彎的對話裡關鍵字沒有出現,卻同時心領神會。兩個人都懂,不知道螢幕前的你懂不懂?這是聰明人的遊戲,你會希望在其中佔到一個位置。

 

當Sloane跟前東家的上司Pat Connors上電視辯論節目時,Sloane脫離原先設定的回答邏輯,出現了情緒激動且涉入地將話題帶到對憲法的存在意義討論上。照理來說,在美國這樣一個崇尚法治的國家,關於憲法的立國價值,應該是屬於地基式不可動搖的存在,如果有膽挑戰它,無疑是自掘墳墓,因為極度容易說錯話。如果抹滅了立國的基本精神,那麼後續的自由、保障、價值云云都是空談了。Pat當然見獵心喜地打蛇隨棍上,嘲諷Sloane的聰明大概勝過了開國元勳,所以能這樣目空一切漠視憲法第二修正案給人民的保障。就在我們跟其他人都在為她的激動失控捏一把冷汗時,Sloane竟然漸漸將話題導向情感訴求,並且在情緒堆疊到最高潮的那一瞬間,將Esme作為校園槍擊案的受害者形象聚焦到了鏡頭前,立刻吸引全國人民的目光。

 

 

這是偶發的嗎?當然不是。從進入新團隊開始,Sloane就有意識地將Esme推到麥克風前、面對螢幕,一步步的訓練,都是為了有一天要走這一步棋。如果沒有前面的訓練,即便這時候福至心靈將Esme拱上了檯面,也會因為沒有足夠經驗的累積、還有公關媒體的訓練,而搞砸了一盤好棋。

 

但這舉動傷不傷人?非常傷人。尤其是Esme早就表明了不希望這段經歷被人知道,不希望情緒上的同情,模糊了她專業的訴求與能力。因此Sloane是出賣了她,無庸置疑。而也因為Sloane知道Esme能夠理智分析,在這時候站出來,對於槍枝管制法案通過是最有利的,因此自己即便在情感上受了傷,理智上還是會善用堅毅倖存者的形象,以達成他們共同的目標。

 

這樣無情的舉動,換來的可能是老闆Rodolfo的不能諒解與辭退,於是她將自己私下進行的資金籌募成果,在這時候對Rodolfo公開。這是又狠又有用的一步棋,用極優異的成果扯平道德上的過失。交朋友時我們很難這樣換,但公事上理智卻很難拒絕。

 

結果出現了意外的槍擊事件。

 

 

當Esme遭到持槍攻擊,被路人用隨身手槍解救後,風向瞬間又倒向廢止槍枝管制法案,持槍自保的訴求再次煽動了人心。Sloane腹背受敵,是她將Esme推到鏡頭前,結果卻讓Esme變成了箭靶。這時候她選擇到機場跟Esme碰面。

 

所有的算計,在這一刻自食惡果,放羊的孩子總有一天必須面對信任感失去的痛苦。她的歉意放在這裡顯得荒唐可笑,因為賭上的是Esme的生命,輸掉的是法案。可是不管她怎麼說明,Esme都認定她對自己的支持跟安排,全在她的算計之中,其中包括這可能發生的危險,相信Sloane內心必定十分酸苦。

 

趁勝追擊的對手,在這時候「找」到決定性的文件,於是策劃了一場聽證會,打算徹底拔除Sloane。用藥與失眠的歷史,前東家早就清楚,這只是Sloane的個人行為,雖然影響信任度,尚不違法,卻能激起Sloane的情緒反應。當她看似落入他們的圈套,破例開口反擊,就丟失了憲法第五修正案的保護。拿出一開始能多益稅的議員教育出訪簽呈,以上面Sloane的簽名筆跡佐證她知悉整件出訪安排,等於間接證實了她安排議員接受印尼政府賄絡的訪遊行程。

 

 

在前東家所有人都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Sloane出其不意地一口氣大動作揭發了前老闆Geroge Dupont介入此次聽證會,以背後的選舉資金為由,要脅主席Sperling表面支持槍枝管制法案,暗地裡透過這次聽證會做掉他們最大的操盤手Sloane,他們的如意算盤是只要除去了這個眼中釘,她所主導的強勢輿論就會跟著消弭,推翻槍枝管制法案就再度能如原本預期的獲得勝利。

 

 

把自己的弱點拿出來誘敵,要準備足夠份量的餌,才能夠釣到大魚。

 

Sloane要的始終很清楚,當雙方一次次攻防,她有信心對方將在她的佈局下一步步後退,被逼急了的狗都會跳牆,因此戰火終將延燒到自己身上。到了這個階段時,她安排把自己放到博奕桌上當籌碼,只有這樣all in,才能一舉扳倒對方陣營、讓對方徹底垮台,進而取得終極獎賞—通過槍枝管制法案

 

 

她自己,也是資源。

 

我們都說「放大絕的全知不過就是主角威能而已」,但如果在這個時間點這個計畫受阻了,他們會失敗嗎?不會,因為劇情鋪陳已經說服了我,Sloane一定有備案補上。怎麼說?當小組成員扮演樁腳,準備在晚宴上提問施壓,逼議員在媒體前表態支持法案時,並未照原定安排地被指定發言。成員頓時亂了陣腳,卻驚訝地發現被點到的另外一位醫生,接手提問了原應由她提出的問題,那位醫生原來是Sloane早已安排好的演員,有過相關文章的發表及社群活動記錄,才得以通過對手私下進行的背景核查。換言之,成員除了是樁腳同時也是個餌,讓對手專注在處理這個餌,卻忽略了其他可能性。

 

 

這是天外飛來一筆嗎?不是。當她在安排成員的樁腳問題時,隨口問了另一人「醫生沒時間玩社群是不是正常的?」成員說應該是,但有個醫生社群是醫生們都會去加入的。那時候短短兩句話沒頭沒尾地出現,我們沒放在心上,直到這時才恍然大悟(如果有個醫生都會加入的社群,那就必須要提前在此社群中出沒並留下活動記錄,否則會很容易被判定為臨時捏造出來的身份,此行為鄉民俗稱「洗文章」,她甚至讀了安排給假醫生作為專業的肺部醫學書籍!)。就像Jane說的,她會跟成員分享資訊,但是並不會全數和盤托出。

 

抓內賊也是一樣。為何她能抓到Cynthia跟對手私下交易?不是因為她眼光精準,而是她對每個人都佈置了跟監。因此當組員質疑她怎麼會知道誰是內賊、是否懷疑了每個人時,她並未否認。

 

她不是料事如神,而是做了滴水不漏的萬全準備,想要贏得棋局,只思考這一步該怎麼下是不行的。下這手前就要想,對方會如何應對我的這步棋,那時我要再如何應對?一直往後推算到關鍵盤末點是不是贏面佔大?後面那步都要想到了,前面這步才能出手。

 

有玩過五子棋的人都知道,只要一發現到對手已經四子連線了,必須即時阻擋,在第五子的位置放下自己的棋子,當自己的每一步都是在防衛對手的攻擊時,自己永遠不會有獲勝機會,除非對手出錯,而高手過招很少出錯。這樣的作法極端危險,因為自己永遠追著對手跑,我們緊跟著他的每一步去回應,只要一個不注意,對方很容易在我們目光專注在前一手的情況下,達成了兩端皆空的四子連線,自己的疲於奔命終究是回天乏術。這情況下要怎麼贏呢?必須在某些時候,大膽放棄緊咬策略,開始開發自己的戰場、創造自己的四子連練,用這樣的氣勢跟對方拼搏,最好是嚇到對手反過來緊咬自己,那自己的勝算就變大了。一旦我們在交戰面四處放火、讓對手急於撲救,他便無暇思考攻擊,且不再能好好防護自己的後方。在放棄緊跟戰略的時候,等於將自已的弱點暴露在外任對方攻擊,聲東擊西以模糊對手的注意力,這是必要之惡,也是「攻敵必救」的真義。

 

 

整齣電影,只有一個地方真正失控了,就是Sloane跟伴遊Forde的關係。Sloane動了心,所以失去了控制。這是唯一一個她沒能完全掌握的部分。這樣的粗心在她身上不合理,但我們知道是情感一時間勝過了理智,即便她及時踩煞車。但也因為她動了心,對方感受到了,因此她收到了預料之外的回應。這部份的失控十分值得玩味。

 

這樣一想,如果沒有一點真心在裡面,跟她拌嘴蘇格拉底和助學貸款的Jane,不會扛住壓力留下來做內應,一起完成她們共同認為對的事。她被挖角時,不會整個小組幾乎都跟著她跳槽。而她在槍擊案後對Esme坦白自己的失誤,並告訴Esme如果覺得無法再跟她一起工作,那麼她自己會辭職,因此Esme在最後聽證會上的出現,多少展現了她對Sloane的理解與釋懷。直到最後,Sloane都並未將團隊成員扯進來,避免了國會偽證罪的威脅,選擇獨自面對刑責懲罰。

 

 

Esme Manucharian: You crossed the line when you stopped treating people with respect. You're smart enough to know that. You just don't care.
當你待人失去了尊重,就已經越界了。你夠聰明一定早就意識到了這點,你只是不在乎罷了。

 

所以我們終於發現,浮動的心就是那條隱形的界線。世界上聰明的腦袋多不勝數,我們懂得計算利弊得失,每天機關算盡去求得最好的結果,爭取更多的資源,終日擔心的是自己不夠聰明,沒辦法搶得先機,於是追求更優秀的戰略,鍛鍊更高明的手段。當我們為了目標無所不用其極時,往往會在不知不覺間走到臨界點。界線在哪裡?注視著前方目標的我們常常會一時看不清。用「心」去與人相處、聽「心」真正把持的信念,換來的可能是無法掌控的風險,是安全的破口,卻可能在真正致命危機出現時,救我們一命,讓我們成功力挽狂瀾。

 

-----
電影之內與之外

 

非常喜歡整部電影鎖定女主角為劇情主軸的方式。開門見山的破題,是Sloane氣定神閒掌控全局但是不容質疑地直視鏡頭,說明遊說的真諦,即便這是在她即將上聽證會前的自保演練。雖有一絲絲敏感緊張,卻沒有任何懼怕的氣味。兩次進入團隊的場面,能多益稅、槍枝管制法案,都只用簡單一場戲就將她從團隊眾人中拉抬出來,輕鬆說服觀眾她的領導地位其來有自。

 

首次與國會大老的見面,我們看到三個男人坐在會議室中,討論等會是不是該主動伸手跟Sloane握手,有那麼點動輒得咎的不安感,與一般男強女弱的氛圍不同,然後鏡頭慢慢拉遠,等著主角Sloane上場。(而且我特愛她在聽對方說明抵制槍枝管制法案的賣點時,那個「你在講什麼鬼」的面無表情、與忍住怒氣和不屑的假笑)

 

 

一個角色的氣勢怎麼呈現,直接用對白說出來的話遜色了點,透過種種技巧烘托,連我們都開始著迷。劇本設計好一場又一場的舞台,讓女主角在場上盡情發揮,又因為劇本複雜節奏快速,觀眾根本來不及思考可不可能有人真得這麼厲害,只能完全跟著「她」的劇本走。

 

當你理解的速度都恰好跟在劇情的節奏上時,自然會看得十分過癮。潔西卡雀斯坦在【攻敵必救Miss Sloane】中,呈現了細膩與氣勢兼具的精采演技,讓人不愛上她都難。你可能不會想做那種人的朋友,但絕對不會想變那種人的敵人!

 

--
極不專業註解,給一頭霧水的觀眾參考用,如果有錯誤歡迎提醒我修改

 

註1:Heaton-Harris gun control bill希頓哈理斯槍枝管制法案,虛構法案名稱。內容主要涉及對購買槍枝者的背景查核,用意在於管制槍枝取得的容易度,減少槍枝氾濫。如同Sloane所說:

Anyone that desperate to get their hands on a gun shouldn’t be allowed anywhere near one
根本不該讓極度渴望想要買槍的人,這麼容易地得到它。

 

註2:Bill Sanford比爾桑福德陣營,聯手Sloane前東家Cole Kravitz and Waterman Ltd.(類似政治界的公關,我們所說的遊說專家,老闆是George Dupont,也就是「地震」影片中被拍到在車子裡威脅議員、最後在法庭上傻眼被護送出去、徹底玩完「被退休」的那位),目標推翻槍枝管制法案提案,主張憲法第二條修正案,規定保障人民擁有槍枝的權力,認為取得槍枝前的身分查核,侵犯了憲法保障的此項權力。

 

註3:Brady布拉迪陣營,力推通過槍枝管制法案提案,找上Sloane新東家Peterson Wyatt彼得森懷亞特公司做遊說智庫,Rodolfo Schmidt是公司CEO。

 

註4:為什麼他們需要做這些事?有看House of Cards紙牌屋的觀眾應該很容易理解。在美國當A方提出法案,而B方希望阻擋法案通過時,他們必須在投票前,爭取議員支持自己的陣營、在投票時投下同意或反對的選票。我們一般認為議員為了爭取連任,會高度依賴民意而決定支持哪一方。但事實上鍵盤民意、電話民意都不可靠,會出現在投票亭投票的選民才是關鍵。民意調查是一回事,實際會去投票支持或否決自己選區議員的選民,時常不是在公眾輿論上表態的那群選民。

 

因此真正關鍵的是政治捐款,有資金就有選票,不管是各陣營砸資金養出的特殊議題選民、或是真正解囊捐獻的一般選民,給錢的人才是真在乎,所以才有些議員會選擇賭一把,做出跟選區民意(風向)相左的投票。

 

這樣一來,應該就懂了為何Sloane在暗中拉到1500萬美金捐款後,會驕傲地宣布我們重回遊戲戰場了。

 

註5: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來源:維基百科)

No person shall be held to answer for a capital, or otherwise infamous crime, unless on a presentment or indictment of a Grand Jury, except in cases arising in the land or naval forces, or in the Militia, when in actual service in time of War or public danger; nor shall any person be subject for the same offense to be twice put in jeopardy of life or limb; nor shall be compelled in any criminal case to be a witness against himself, nor be deprived of life, liberty, or property, without due process of law; nor shall private property be taken for public use, without just compensation.

譯文:無論何人,除非根據大陪審團的報告或起訴書,不受死罪或其他重罪的審判,但發生在陸、海軍中或發生戰時或出現公共危險時服役的民兵中的案件除外。任何人不得因同一犯罪行為而兩次遭受生命或身體的危害;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證其罪;不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被剝奪生命、自由或財產;不給予公平賠償,私有財產不得充作公用。

 

所以,在法庭上,如果關係到自身可能觸犯產生刑責的案件而不願意提供證詞時,可以表示不願意回答(避免被迫自己作證證明自己有罪),但只要一開口糾正或反駁對方的說法,就表示自己願意提供證詞來協助釐清案情,那麼就「有義務說真話」,否則即觸犯偽證罪,而Sloane這個情況發生在國會,因此是加重罪責的國會偽證罪。(回原文請點此)

 

(請點此,回到文章開頭,重讀一次)

 

本文電影圖片來源:海樂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歡迎來聊書、聊音樂、聊電影
部落格 http://myhystericalove.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yhystericalove/

 

PTT同步精采推文討論
https://www.ptt.cc/bbs/movie/M.1489854325.A.62E.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電影、音樂、閱讀、人生★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