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這一本小說,交給三個不同的人,分別從最前面、後面3/1以及中間開始看,當三個人形容出來像三本不同的書時,通常代表著作者寫作的風格雜亂不一致,甚至是沒有一個中心脈絡地天馬行空。但是莎拉華特絲的《房客》令人驚喜地打破了這種成見。

 

 

出身良好的法蘭西絲及媽媽衛太太,代表著嚴謹守禮的英國古典上流社會,在戰後因為兩個兄弟先後離世,而一家之主的父親在過世後更留下了龐大的債務而導致家道中落,沒有收入的母女倆,決定招攬房客來為家裡開源。入住的莉莉安與李奧納多夫婦倆是戰後新一代的中產階級,年輕、活潑、帶著一點點好奇與莽撞,他們的到來給法蘭西絲跟媽媽死氣沈沈的生活帶來不確定的變數。

 

衛家的房子,就像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不帶希望與活力地攀附在法蘭西絲的身上,她早已決定為了母親守護這間房子,因此決口不提自己曾放棄的一切。但是這對房客的出現,讓她不願意卻不自主開始窺探他人生活。這棟房子將所有人纏繞在一起,彷彿無形的結界讓每段關係在其中碰撞發酵,而身在其中的人卻不一定有自覺。

 

法蘭西絲與媽媽保守樸素的生活,逐漸開始產生變化。作者用細膩的筆觸,描寫了每個人對其他人的觀察與防備。同樣在樓梯巧遇,可以從不自在警戒對話、與好奇放鬆地脫口而出,讓我們自然感受到法蘭西絲對李奧納多與莉莉安倆人,無意識地產生了截然不同的感受。

 

而法蘭西絲與莉莉安,從禮貌性的房東、房客閒聊往來,一步步試探、誤會、和解、再試探,終於在關鍵時刻掩蓋不住迸發的熱情和慾望,故事至此演變為對於自身性向及情慾的探索,而戀情卻又受阻於莉莉安的已婚身分。這棟房子的存在,變成了法蘭西絲與莉莉安同住的正當理由、以及掩人耳目的幽會之處,這段跨越道德與性別的愛情覺醒,混雜了偷情的刺激與強制旁觀的折磨,最終導致了意外的死亡事件。

 

故事至此急轉直下,緊張糾結、驚慌失措、細節鬥智和愛恨交纏,在同一個故事裡面,從各個面向多方展開,但同時間,即便故事的風格劇烈轉變,角色的個性與舉動卻仍驚人地維持一致性。原本法蘭西絲與莉莉安死生相許的濃情蜜意成份,在這裡看似幾乎就要消失,卻又不期然在底層隱密流動著,即使表面上這段關係看起來已經沒有生氣、快要無疾而終了,可是一個觸動,又讓局勢開始變化。就像在地心的熔岩,即便我們無法看見,卻推動了整個地球的運轉。

 

這樣的說故事技法,構築在作者對角色的立體描寫。故事的色彩不斷轉變,後段從意外發生到查案開庭的重頭戲,與一般的懸疑推理小說不同之處,在於作者對人與人之間感情、和角色心理狀態的描寫,細膩程度超過我們常見的同類型小說,讓小說的格局往下鑿深,所有的行為有情感在背後做紮實支撐,因此產生了一個不同風格的小說路線,具備懸疑推理小說的緊湊度,卻柔性地繞過了證據蒐集與推導的細節,以情感為厚實底氣地面對一宗死亡意外,謀殺與深情在同一個故事中都驕傲成立。

 

男性角色在《房客》裡則幾乎失能,遺留龐大債務的父親、戰死沙場的兄弟、跑龍套似的數個愛慕者角色、不斷被錯誤證據誤導的警察,還有最重要的,阻擋在法蘭西絲與莉莉安中間的李奧納多,這些男性角色一一在倆人的關係中穿梭而過,卻沒能在中間形成堅實的屏障。相反地,這棟房子卻如同鬼魅一般,龐大而了無生氣地旁觀著整件事情的經過,這個肩負傳承家族物產的責任,就像父權社會給予法蘭西絲的沈重枷鎖,她努力掙脫過卻失敗,於是漸漸放棄而幾乎死心承受了。莉莉安到來所帶出的一連串變化,幾乎要從內而外瓦解掉這棟老房子,法蘭西絲也再次走到掙脫枷鎖的重要關卡。直到看到小說最後一頁前,我都還無法確定,作者會給她什麼樣的結局。

 

莎拉華特絲2002年的小說《荊棘之城》(Fingersmith),曾被韓國導演朴贊郁改編拍攝為電影【下女的誘惑】,她一直以來的作品,幾乎都包含了女同性戀的內容,而看得出來她也將此一元素運用得純熟精采。《房客》從拘謹的古典英國上流社會生活,逐漸轉變到同性情慾探索觸動,踩過道德倫理界線後的瘋狂沈溺,逐漸失序走向死亡意外,這三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在莎拉華特斯的筆下,近乎渾然天成地揉合連接。

 

我無法以一句話介紹《房客》是本什麼類型的小說,但我可以負責任地送給讀者一句話:自己去看看,你不會失望的!

 

購書請點以下連結

《房客》博客來由此去(透過此連結購書我將會獲得回饋金再買書,請不介意再點擊唷)
《房客》金石堂由此去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歡迎來聊書、聊音樂、聊電影
部落格 
http://myhystericalove.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yhystericalov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的頭像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電影、音樂、閱讀、人生★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