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研究約翰密爾頓《失樂園》的學者大衛厄曼,日日往返於「抽象卻近在咫尺的撒旦地獄」、與「實際卻疏遠的現實生活」之間,跟這個世界最真實的聯繫,就是他最愛的小女兒黛絲,也許再加上一個彼此了解、同為學者的知己依琳。當大衛接收到神祕邀約前往威尼斯出席一項活動時,女兒卻從飯店的屋頂墜河,每個人都告訴他「孩子死了」,他卻知道,是有「誰」帶走了她。他該怎麼找到心愛的女兒?在威尼斯親眼所見的恐怖現象究竟代表著什麼意義?他的下一步又該怎麼走?

 

 

從大衛前往威尼斯後所開始經歷的一切詭異遭遇開始,每件事情好像都只點到為止,讓讀者猶如墜入五里霧中,伸手不見五指。一般來說,遲遲不說清楚前因後果很容易讓人產生煩躁感,但這個故事充滿了神祕氣息,越接近尾聲,越是讓人欲罷不能。

我觀察一分鐘就好,下樓對這男人或其他等我的人報告,接著我就離開。享受免費假期,拿錢閃人。信守我的承諾。
事實呢?我走進那扇門,不是為了瘦女人的錢,也絕非完成自己答應人家的任務,原因其實更簡單。
我也想一探究竟。

這同樣是我們閱讀時的心態。

 

最根源的問題在於,惡魔無法單獨存活,或說,如果沒能成就邪惡,它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撒旦對上帝將他們逐出天堂的報復,是誘使上帝新創世界中的人類墮落,因此,惡魔必須要透過人類而存活。於是,人類的接受與服從,是惡魔存在的重要關鍵。

 

當大衛一路追查黛絲的下落,魔鬼一步步逼近,它要大衛找出它的名字,證明它的確實存在與能力。認出、認同惡魔,就等於讓它進駐、生根,惡魔的力量,要在接受它後,才會真正發生。

 

隨著大衛的腳步我們漸漸看到,最大的關鍵都在人的心裡。如果你對惡魔開了門,惡魔自此就能登堂入室了。它將開始徹夜耳邊低語,與你一起詛咒神對自己的棄而不顧,給你虛假的力量與安慰,誘惑你一舉踩過善良的界線,接著,便是永無止盡的高速墜落。

這個存在—這個無名氏—不斷對我展示它的能耐。它在找一扇門進入人的心裡。在悲痛、憂傷、忌妒或抑鬱之際,趁虛而入。
或是求助無門的時刻,而且不在乎伸出援手的人是誰。
它會摧毀那道你以為自己辦不到的牆。 --p.93

 

因為受盡了生活的折磨,而不再相信神(或是各種善、好),是否就是接受惡魔的開始?當絕望的人們開口求援的對象,從神轉向惡魔的時候,便是惡魔復甦之處。

 

我並沒有看過《失樂園》,但是《惡魔學者》中作者安德魯派柏Andrew Pyper對《失樂園》這本文學巨作的種種引述和延伸,不只顯示了作者的博學,更因為穿插其中、眾多優美而隱晦的詞句,營造出了一種呼應史詩的龐大格局。

 

大衛不放棄地探究各種可能的痕跡,只為了尋找到女兒的下落。一路上他碰到惡魔化成各種樣貌接近他,而他也一步步地確認了惡魔的存在。這個過程是往外的尋找,同時也是往內的探求。攤開地圖,大衛開始一路上的追查,我們可以看到的是他的行動、是他遭遇的種種詭異事件,可是更深沈的掙扎,都是在內心,他必須獨自面對魔鬼的接近,在它的不斷威嚇與動搖中,堅持自己尋找女兒的信念。兒時的痛苦回憶,夫妻關係的破裂,身處在這個世界上的孤立蒼白,每一次的動搖,都是人類與魔鬼的角力。一旦鬆手低頭了,就是墜入地獄的開始。

 

這時候我們忽然發現,地獄並不遠。

 

《惡魔學者》用具體的故事情節,寫抽象的惡魔恐懼。讓人印象深刻的不是魔鬼那些高深莫測的言行、或難解的深意,而是字裡行間籠罩著的邪惡誘惑,就像隱隱透出紙背的邪惡,讓人感到一股森冷寒意。

 

對於不相信可見之外有其他事物的人,閱讀本書可能會有些許門檻,覺得不耐或認為故事沒有說服力、甚至過於自傷自溺。但是《惡魔學者》不該被輕易套用二分法,落入「相信神與不信神」、或「相信神祕力量與不信神祕力量」的兩種宗教小說類別。

 

《惡魔學者》探索了人類痛苦的真正成因。盤據在文字中的黑暗氣氛,將我們害怕的撒旦,稀釋滿佈成每個人面對生活中恐懼與人性脆弱的一次次試煉。當人們因為覺得自己已承受不住無盡的痛苦折磨,對於神的企求呼喚卻始終無法得到回應,於是憤而轉向魔鬼。在人生不間斷的考驗與打擊中,對於良善信仰的堅持已失去力量,於是向惡魔投降。它接著慢慢籠罩我們的生活,那些在我們眼前一如行屍走肉、或是被陰鬱氣氛包圍而心神喪失的人們,便這樣在魔鬼的牽引下,一個個拖入地獄。

 

《惡魔學者》提出了一個神與魔鬼千古角力的難題,真正的答案也許老套,卻用了一個不同於以往強度和角度的故事來解題。
人類可以用愛克服邪惡,無需運用其他超自然的力量。--p.102

 

如果有特定信仰,閱讀這本書一定非常有感。如果像我沒有特定信仰,更能夠藉此一窺撒旦所代表的「惡」究竟如何腐蝕人的心靈。我們真正需要恐懼的,不是惡靈如何恐怖殘忍、或是傷害我們與我們所愛的人,而是我們竟有可能如此輕易臣服於邪惡,讓魔鬼將我們拉下地獄。

 

天堂之戰從未以地獄當戰場,也不曾出現在人間。戰場在每個人的心底。
心自有所屬,在它自己裡/地獄就是天堂,天堂也是地獄。--p.126

 

佛家說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我們以為天堂和地獄都在遙不可及的遠方,必須跋山涉水才能到達那個我們想去的地方。但是其實我們真正生活的人類世界,扁窄得像一條線,這條線以外的遼闊分屬於天堂和地獄,正一左一右地依伴於我們兩旁,隨時隨地,我們都必須要回應對良善美好的信仰、以及惡魔要脅誘惑的召喚。《惡魔學者》給我們看到了在這一條窄窄的人生界線上,踽踽獨行、掙扎求生的痕跡,每一秒鐘,都將要墮落,每一呼吸,都能得救贖。

 

還好我們並不孤單。惡魔在人間,天使也在人間。

 

太陽啊,該如何告訴你我痛恨你的光線
它讓我回憶起,我是如何墜落的—p.96

 

撒旦抱怨太陽,因為太陽提醒了它、還有遭到引誘而投靠惡魔的人們--那些過去的美好早已遠離。但永遠別忘記的是,愛就像恆久不滅的陽光,照亮了一個人生命中的每個角落。只要愛存在,我們已回到天堂。

 

 

購書請點以下連結

《惡魔學者》博客來由此去(透過此連結購書我將會獲得回饋金再買書,請不介意再點擊唷)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歡迎來聊書、聊音樂、聊電影
部落格 http://myhystericalove.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yhystericalov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電影、音樂、閱讀、人生★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