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為朴贊郁復仇三部曲第三部的【親切的金子】,描寫外表柔順可人的李金子,出獄後如何一步步完成終極復仇計畫。口耳相傳在首爾監獄中,有個美麗且臉上自帶聖母光芒的「兒童誘拐犯」李金子,在犯下震驚社會的幼童綁架撕票案後,服刑13年半後終於出獄。她想透過制裁真正的兇手來為當初的罪行贖罪,於是一個弱女子,動用13年來在監獄中所有善行所累積起來的人脈,協助她完成這個復仇大計。雖然因為思念女兒,陰錯陽差將女兒短暫帶回了身邊,但不妨礙她的計畫。可是,在關鍵時刻,她下不了手,這一遲疑,讓她發現了更大的悲劇。她的復仇之路何處是終點呢?

 

 

每個跟金子重逢的人,都說她變了很多,『為什麼要畫紅色眼影呢?』『因為怕看起來太親切。』其實大家想問的是,她為何從以前的親切,變成現在的冷漠。是被復仇的心給啃蝕的嗎?我們也想問,決定復仇之前的她是什麼樣子呢?紅色眼影、紅色高跟鞋在她白淨的皮膚上,就像潔白雪地裡的赤色鮮血一樣難以忽視、扎心刺眼。

 

 

金子在獄中溫柔善良、熱心助人,渾身彷彿發出聖光,被眾人稱為「親切的金子」。但同時,她也因為暗中惡整欺負人的大姐頭,因此繼承了「魔女」這個頭銜。金子的複雜多變,在此時就可以看出。每一個在獄中所結下的情誼與緣份,都是她13年復仇計畫中的一環,在她出獄後,計畫開始啟動。每個曾經接受她幫助的人,都在她的復仇大業中幫忙出了一份力。惡有惡報這件事,她不想只等著「總有一天」。

 

出獄後的金子來到當初被撕票的旺茂父母家中,意志堅定地斬下自己的小指謝罪。斷指怎麼可能抵得上喪子之痛呢?金子被接回的斷指,用潔白紗布顯眼纏繞在手上,置換了當時一地駭人的鮮紅血跡,時時刻刻提醒她必須贖罪的堅定意志。對白老師的復仇,是為無辜喪命的旺茂一家人做的,也是為可憐失去母親陪伴成長的女兒Jenny做的。

 

人稱氧氣美女的李英愛從韓劇〔大長今〕後,就幾乎是溫婉可人的韓國傳統形象代表,從溫柔親切到冷酷殘忍,多種樣貌的李英愛,在【親切的金子】中一次滿足,層次豐富精采的表現,當年也讓她橫掃了西班牙錫切斯國際電影節、青龍獎、百想藝術大賞、及導演選擇獎等影后獎項。冷靜無情的李英愛,強烈衝擊她原有秀麗溫柔的形象,但對我而言,那些戴了面具的金子,都及不上面對女兒的真誠金子令我動容。

 

 

母女兩人語言無法相通,透過始作俑者白老師的翻譯,金子對於自己曾經犯下的罪過,在女兒面前懺悔。最骯髒的靈魂卻擁有純潔的姓氏,再經由邪惡的嘴巴,訴說誠懇的悔恨與歉意,這些何嘗不是導演狡詐的安排?

 

金子:
因為媽媽的罪孽深重,沒有資格擁有像妳這麼可愛的孩子。妳沒有罪,卻得不到媽媽的照顧,那也是需要我來承擔對我的懲罰。聽好,人都會犯錯,但是犯了罪,就要贖罪。贖罪,明白嗎?贖罪,對,犯了罪就得要贖罪,犯了大罪就得贖得多一點,犯了小罪就贖得少一點。明白了嗎?

 

復仇若在暴力後完結,剩下的人生大概只剩夢靨與飄渺。我們以為完成復仇後的快意人生,從來就不存在。將女性角色作為復仇的驅動者,是【親切的金子】最大的特色,女性本身有自帶母性的優勢,可以在下一代的身上找到翻轉的救贖,以及堅持的力量。所以女性的復仇故事,幾乎不會停在復仇結束的這一刻,可以為了孩子,翻到下一篇章。

 

金子武裝起自己,從外而內改變了自己的樣子,但直到這一刻的猶豫不決,我們發現了,原來還是那個金子啊,本性善良的。

 

老天對她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如果順利執行了原本的計畫,她的人生會就此豁然開朗嗎?還是一輩子在地獄中煎熬呢?就是因為她的善良本性,在這個關鍵點,讓她進而給予其他人一個復仇的機會,為逝去的親人報仇。這群人痛心疾首地看著當初孩子受虐的影像,幾經掙扎終於決定手刃仇人。

 

 

從咬牙切齒、猶豫、害怕、到施暴後的茫然,壓在心上多年的大石是否鬆動了一些些呢?我在合照裡眾人茫然的眼神中找不到答案。眾人一起吃下血色蛋糕,送走了復仇後一起承擔的共業,在那短暫的無語時刻,眾人想像著看不見的天使經過,懷念著逝去的親人。他們得到救贖了嗎?我們希望真的有。但我知道金子沒有,在恍惚中她終於見到了長大的旺茂,那句遲來的抱歉卻仍舊被堵在嘴裡,無法被接受。

 

用罪惡覆蓋罪惡,就像希冀用鮮血清洗鮮血一樣,終其一生可能都會在夢靨中受折磨,終究會是一場徒勞。只有透過真心誠意地贖罪,在徹底懺悔洗滌後才能迎來解脫的救贖。

 

回想開頭出獄時,她毫不猶豫地打翻了迎接她出獄的白豆腐,哪有什麼清白人生、從新作人,想要復仇,她早就做好搭上一生、在扭曲的罪惡中浮沈的準備。但在讓眾人抒發了憤懣的怨恨、為逝去的孩子盡力討回公道後,她帶著親手做的白色蛋糕,走向純真無塵的女兒身邊。她希望她的孩子可以不受到她的影響,在疼她的養父母身邊,展開一個潔白無垢的人生。為了恨而做出的勇敢決定,世界會在完成復仇時停止,可能無法擺脫惡夢糾結一輩子。只有為了愛而做出的勇敢決定,能讓人脫胎換骨,宛如再生。

 

 

金子:Be white, live white. Like this.
要像雪一樣白,要潔白地活著,像這個。(捧著親手做的白色方形蛋糕)

Jenny:You, too. More white.
妳也一樣。要更潔白。(伸手沾了奶油吃,再沾了奶油伸向金子,金子望著她沒張口。天空中落下了點點輕盈雪花,金子悲痛地將頭埋進蛋糕中哭泣)

 

完全潔白的人生已徹底離金子遠去,女兒心疼地抱住她。曾造成的傷害已然無法抹去,但在誠心地懺悔並且被原諒後,直到這時,她終於可以卸下親切助人、與殘忍復仇的偽裝,回復到最單純的金子,得到了繼續活下去的理由、與真正重生的可能。

 

本文圖片版權所有:車庫娛樂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文章連結請點此)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歡迎來聊書、聊音樂、聊電影
部落格 http://myhystericalove.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yhystericalov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的頭像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Aileen x 電影、音樂、閱讀、人生★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