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May, 23 - Day 2@金邊Phnom Penh- 暹粒Siem Reap

 

今天稱不上是一個快樂的行程,不是因為不好玩,而是因為今天安排的是會讓人難受的兩個地方-鍾屋行刑場Killing Field(又名萬人塚)+波布罪惡館S21集中營/ Tuol Sleng Museum(又名監獄博物館)。出發前先繞去買了下午前往暹粒Siem Reap的Mekong Express車票,順便買了期待已久的法國麵包當早餐。接著,出發囉。

  

好吃的法國麵包  

  

Killing Field位在市區西南方15 km左右,所以我邊吃著早餐邊好奇地觀望兩旁的柬埔寨人日常生活。看樣子這時間也是大家上班上課的尖峰時間,路上車水馬龍,轎車、tuk tuk、機車、腳踏車、行人,塞滿了每一條馬路。

  

賣荷葉糯米飯的小販  


兜風好一陣子,抵達了Killing Field,買了門票進入園區,沿著路走到盡頭是一座四層樓高的紀念塔,隨著距離越來越近,我漸漸看清楚塔中存放的紀念物。這是一座放滿了人的頭骨、腿骨、牙齒等等「災後證據」的紀念塔。在以Pol Pot為首腦的赤柬取得政權的1975~1979三年又八個月間,超過17000人從S21被帶來這裡處決,全國估計約有近兩百萬人在這場人為災難中喪生。即使到現在,仍在柬埔寨人心中留下無法忘懷的傷痛,也仍定期在此舉辦追思活動

 

站在塔前我默然了。肩膀上沈重得像要垮了一般。階梯前的警衛示意我拿一炷香跟鮮花上前哀悼,雖然我大概知道這意味著同時也必須樂捐一點費用,但這種情況下有人能夠拒絕嗎?我拿著香肅穆地簡單致意並獻上鮮花。在詢問過警衛後,拿起相機紀錄下這個讓人震撼的畫面。所有的頭骨依據不同的年齡分層擺放,警衛說這裡總共安置了約有九千九百多具頭骨。

 

分層擺放著此處挖掘出的受害者頭骨  


在這裡碰到了新加坡來的幾位大哥,我們聊著柬埔寨經歷過的這段悲慘過往,不勝唏噓。Killing Field放映室有安排時間表放映簡短的影片,說明Pol Pot佔領金邊、人民承受過的痛苦以及這些紀念場所的整修過程,如果對這段歷史有興趣,可以注意時間表進放映室免費觀看。除了槍決、活埋之外,這裡最主要處決的方式是棍棒毆打致死,主要是因為不想浪費珍貴的子彈,在園中還有一棵大樹,標示著「Killing Tree」,這是用來處決小嬰兒的地方,他們會把小嬰兒用力往樹幹上摔,直至斷氣。地面上坑坑洞洞的數十個大窪旁,樹立著一個牌子提醒著大家,"Please don't walk through the mass grave!(請勿穿越踩踏亂葬崗)"。在整個園區逛過一圈,看著現在就像個平靜小公園的地方,從前卻充斥著血腥與哀號,心情十分沈重。  


處決小嬰兒的大樹 


從Killing Field出來後,接著前往S21。Pol Pot人馬在佔領金邊、取得政權後,奉行「最純潔」的共產主義,為了把柬埔寨改造為無分任何階級的社會,採取非常激烈的手段來剷除異己,進行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其中S21原本是一所小學,但Pol Pot將它改造成為囚禁、審問嫌疑犯的拷打場所。走進S21,一開始只覺得跟一般的校園無異,但當步入第一間刑房時,突然一陣反胃。在空蕩蕩的房間裡放了一張簡單的鐵架單人床,床上的支架早已鏽蝕扭曲,在旁邊的牆上掛了一幅照片,照片中的人滿身鮮血地被銬在眼前這張床上,臉部早已腫脹到無法辨識,也看似失去了知覺。整排原本的教室,就這樣被設置成類似的拷打場所。也因為抓來審問的人犯人數眾多,不可能迅速「處理」完畢,因此他們也將大教室隔成一間間簡陋的囚室,我幾次想要走進囚室中感受一下被囚禁在這裡的感覺,卻怎樣都提不起勇氣。好不容易,我衝進了一間看起來比較明亮的小囚室,但待不了幾秒鐘就逃出了那個封閉的小地方,光是想像自己像他們一樣被丟進這個逃不出去的恐怖地方,就讓我呼吸急促了起來。在其他地方展示了Pol Pot政權蹂躪人民的種種作為以及內戰權力移轉的過程。要是能忍住反感、氣憤、想吐的感覺,這個地方可以逛上蠻長的時間。  


寧靜的校園 

成了一間間折磨人的刑房 


離開S21後,還有一點時間,馬上依計畫前往俄羅斯市場Russian Market/ Psar Tuol Tom Pong,有趣的是,當司機在路邊停下來告訴我這裡就是Russian Market的時候,我還不確定地問他,「是這裡嗎?真的是這裡嗎?」現在想想這問題有點好笑,不然他要帶我去哪裡?舉步往市場內走,不到五秒鐘馬上汗流浹背,市場內部非常狹窄,每間小店緊鄰而居,大概像以前的台北光華商場更擁擠版,沒有空調的傳統市場中,類似棋盤格的商店規劃,每條走道大概只容一個人行走,當兩人要會身時還必須轉個方向才可以通過。從馬路這一側進去,先碰到的主要是衣服、包包以及賣紀念品、絲織品的店家,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柬埔寨的溫度終年都高(而且現在站在市場中更是爆高),但是卻有好幾間店家賣得是冬天穿的厚大衣、羽絨衣,光是看到這些衣服我的體溫都飆高、快中暑了,到底要賣給誰呢?

  

逛了不到15分鐘,我就有點狼狽地逃出來了(又是逃出來,今天一直在逃跑)。只好安慰自己,我是因為等會兒要趕車,所以想提早出來。亂入一下,都已經一上午了,我還是沒辦法把司機的樣子記起來,名字也記不得,到底是不是年紀大了的症狀呢?從市場出來後,到指定碰面的地方尋找他,繞來繞去都沒看到他的影子,突然有個人笑著跟我揮手,我鬆了一口氣地小跑步向他跑去,還一邊想著,「咦?怎麼好像跟剛剛有點不一樣...」然後才突然驚覺--他不是我的司機!尷尬地跟他揮揮手說我看錯人了,但是他剛剛以為我打算坐他的tuk tuk,怎麼可能現在放過我,而且這裡的司機總是非常「鍥而不捨」地招攬生意,於是一路跟著我,我只好更加尷尬地內心默默呼喚我的司機,還好走到巷口就看到他向我跑來,趕緊上前跟他會合。 

 

IMG_0344.JPG 


早上在Mekong Express買車票的時候,就約好他們會到O Russei Market來接我坐車,所以我回guest house拿寄放的行李後,就不用再跑大老遠到河邊的車站上車,柬埔寨的巴士常常有這樣的服務,所以在安排行程的時候建議跟巴士公司或guest house問清楚是否有接送服務,可以省下一趟車費跟車程。因為沒有時間坐下來好好吃午餐了,在等上車的時候我又跑回昨天吃晚餐的O Russei Restaurant買了一甜一鹹的包子加上fruit shake打算到車上再吃(好啦,我是為了那杯fruit shake)。我本來以為是我要搭的巴士在出發前會繞過來接我,結果是一台小型12人坐巴士先過來接人,總共接了連我在內四個人之後才回到發車地點,車上碰到了一個從寮國來出差的男生,我們聊到寮國的旅遊景點,其實還是有點遺憾這次沒有時間繞去寮國玩。  

  

在發車站等上車時,突然變天下起了大雨,柬埔寨每年5月到10月是雨季(11~2月是最適合旅遊的乾季,3、4月是溫度可能衝上40度的可怕乾季),現在這場大雨來得理所當然,瞬間沖刷了折騰人的暑氣。找到我靠窗的座位後,我心情輕鬆地看著窗外快被風吹翻的遮雨棚,旁邊來了一個大叔,一坐下就開始認真看起他的書,我忍不住一直偷瞄他手上的東西,因為他在看的是有一堆美食照片的食譜!發車後,我拿出我的包子,想都沒想地就往旁邊遞去笑了笑(現在想想,我還真不知道我那時候哪來的勇氣?),接著我們就開始聊起了食譜與做菜。大叔是柬埔寨人,但從求學時代就旅居法國,因為熱愛下廚,現在打算回柬埔寨開設fusion餐廳,我開心地跟他聊著廚房的事,告訴他我也有一櫃子的食譜書,還曾經有一年的生日禮物是很多好鍋子,他也告訴我他試作過哪些有趣的餐點,我們還互相比起了柬埔寨跟台灣各種好吃或好玩的小吃跟夜市。


IMG_0389.JPG  

 


六個小時的車程,就在這樣閒聊、聽歌、睡覺中度過。中間一度下車休息,看到了傳說中的「驚人食物」。等我再睜開眼睛,已經抵達暹粒Siem Reap了。晚上八點多,我還沒從小睡中清醒,一下車拿了行李,馬上被一群tuk tuk司機包圍,總也是得找個人帶我去找住宿的地方,所以挑了一個最順眼的司機開始跟他談起價錢,說到講價錢,我這趟柬埔寨之旅發現自己講價功力實在不太好,每次講價都提心吊膽的。今天晚上住宿的地方還沒有著落,但其實這裡的tuk tuk司機都會依照你的需求推薦guest house,所以我也不太擔心,之前大概知道一兩家比較想住的地方,於是先驅車前往第一間guest house - 吳哥之心 Heart of Angkor。   

 

第一個晚上鎖定這間gh是因為它的位置就在最熱鬧的pub street對面,治安良好而方便。在出發前一天曾經寫了email過來,但還沒有收到回信我就上飛機了,到櫃台後我簡單說明了這狀況,可是櫃台並沒有紀錄我的訂房資訊,所以應該是沒看到信。查資料的時候知道吳哥之心房價是一晚13 USD,有冷氣、熱水、電視,不過當我詢問房價時,他直接開出了一晚10 USD的優惠價格,於是我就開開心心決定入住囉。


   


安置了行李、整頓一下之後,一下樓就看到經理Jeremy在櫃台等我,原來櫃台人員在我上樓後馬上聯絡Jeremy告訴他這件事,所以他趕緊回來跟我道歉,我其實完全不介意,畢竟我也知道聯繫時間很趕。聊了一下後,Jeremy親切地帶我到Pub Street走了一圈介紹市區的環境跟可以逛的地方,向他道謝後我便開始自己逛了起來。Pub Street是暹粒最熱鬧的一條街,兩旁餐廳、pub林立,露天的座位上坐了不少人,用餐的用餐、喝酒的喝酒,散步在街上馬上感受到開心享樂的氣氛,走著走著,突然聽到前面一聲「美女,台灣來的吧?!」我嚇了一大跳,左右張望了一下應該是跟我講話沒錯,只好楞楞地回答,「嗯,是啊!」這女孩大剌剌地向我衝過來,邊說著「英文行不行啊,幫個忙吧!」(請自行轉換成豪爽的大陸腔XD)她一把拉了我就往前走,原來是他們一行三人想跟路邊攤販購買手機sim卡聯絡tuk tuk司機,但是英文不通導致雞同鴨講半天。我問明原委後幫忙詢問,雖然最後因為sim卡價格太貴、借撥單通電話費用又不划算而作罷,但因此交上了朋友。張練跟媽媽是從浙江長沙過來的,小胡則剛好是江蘇人,我們四個人聊開了就一起往對街的夜市逛去。

 

原來張練母女跟小胡也是在越南旅行的途中認識而一起玩到柬埔寨來的,小胡年紀輕輕不過二十來歲,卻已經在中國境內跑了許多地方,出國更是有勇氣,英文很差(這是她自己說的XD)也敢這樣一個人就跑了出來,張練則是跟媽媽開開心心從越南一路買到柬埔寨來。小胡最得意的絕活,就是能一眼認出你是打哪兒來的華人(剛剛我已經見識過,之後還有一個伏筆)。我問她是怎麼猜出我是台灣來的呢?她說從走路的樣子跟打扮判斷的,台灣人看起來總是比較悠閒(有嗎?)說著對面走來了一群華人,只見她說了聲「馬來西亞的吧,看我的」就向他們衝過去:「Excuse me!」過沒兩分鐘,她又喜孜孜地晃回來「我說唄!」只能說「小胡,真有你的!」(大拇指)

  

這裡的夜市主要客群應該是觀光客吧,販賣的東西大同小異:絲巾、桌布、床罩(其實真的很美很想買,但覺得會被念太「假會」)、衣服、T恤、擺飾等等等,這些東西之後都會不斷重複地出現,所以可以衡量一下採買的時機,但多少都是要講一下價就是了。後來回到pub street吃晚餐,他們三個人由於出來玩一段時間了,對於這裡偏甜的料理方式大呼吃不消,嚷嚷著早知道該帶罐辣椒醬在身上。我吃起偏甜炒飯感覺倒是挺新鮮的。 

 

最後我帶他們回到我住的吳哥之心,幫他們詢問中文的司機導遊,也算是幫他們解決了語言不通的大問題吧。上床睡覺時又已經快三點了,我真的很好奇那些出門旅遊可以在11點上床,隔天7點出門的人,究竟是怎麼辦到的呢?我怎麼每個晚上都搞到這麼晚啊?    

 

可愛的孩子
 
這是在S21受害者照片中看到的小孩,我看著他圓嘟嘟的臉頰,實在想不出任何一個原因,讓他在這場災難中喪生,那些人到底在想什麼?是什麼樣扭曲心靈會讓他們做出這種可怕的事情呢?我真的不懂。

 

  

其他照片及閒聊請點此相簿連結2010, May, 23 - Day 2@金邊Phnom Penh- 暹粒Siem Rea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的頭像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Aileen x 電影、音樂、閱讀、人生★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