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治療生病的孩子,祥敏(全度妍飾)與奇弘(孔侑飾)在遙遠的芬蘭赫爾辛基相遇,祥敏搭上了奇弘的車,希望跟到參加營隊的孩子身邊,兩人卻被一場大雪困在半路。一陣脫序的激情過後,兩人各自回到生活的常軌上。但生活真的還會一樣嗎?

 



當車子開近結冰的湖面,奇弘要祥敏跟他一起穿越湖面走到對岸的營地,就可以見到孩子們了。祥敏擔心地說著危險,真的要這麼做嗎?奇弘說:「是可以開車過去,但我現在想試試這條路。」雖然是玩笑話,卻彷彿預見了兩人關係的未來。


大雪封閉道路,就像意外設下的密室陷阱,兩人情慾由此醞釀滋生。對孩子病況的憂慮、在夫妻關係中的寂寞,隱隱推著相似際遇的兩個人,因為互相理解而自然接近,連傾訴都顯得多餘。


 

 



在森林中的三溫暖小木屋,身體是如此炙熱,眼神注視著的窗外陽光,卻如此冷冽清澈。祥敏緩緩地說「早上我醒來,發現孩子不在身邊,他不在身邊,我真的以為世界都要塌了,心裡卻莫名地很舒坦,從來沒有這樣過。」這句自白,面對了自己竟然因為孩子不在身邊,而感到卸下壓力的罪惡感,也等於對自己宣示暫時放棄了母親的身分。


聽她說完那段話的奇弘,只是側躺在祥敏身後,靜靜地安撫著她。奇妙的是,這短短幾秒我感受到比接吻碰觸更親密的安詳,光這一個小小的動作,這激情中的停頓,竟然跨過了我定義中的偷情。 



 



兩個疲憊的靈魂,貪婪任性地找尋釋放壓力的出口。


用更漂亮的字眼,情感、共鳴、理解,仍不能掩飾兩人之間的關係就是出軌、外遇和不倫,愛情不會讓這些事情變偉大,也不應該讓這些事情變偉大。難道愛情真有如此崇高嗎?說到底,不就是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的糾纏。情感的、肉體的,兼而有之。與我們,沒什麼不同。 



婚姻,則是多糾纏了幾個人。 


 



壓抑表現在祥敏每一次夾著煙的指尖顫動、每一次的眼神飄移、每一次的沈默不語。


可是嘴巴上不說的,手指頭都說出了。那些纏繞的眷戀、壓抑的糾結,在最細微處的躁動,卻怎麼也無法控制住。在這部片中,孔侑與全度妍連手指頭都有戲,在幾次特寫中我們看到,指尖感受到的溫度帶著情感走,觸摸對方是最原始的慾望展現。不論表面再怎麼隱藏,內心的情感卻被洩漏出來。要多壓抑才只能透過指尖的觸碰交流來釋放期盼?那種忍耐都帶著顫抖。



 




我喜歡他們在芬蘭那晚下車前,奇弘拉住她說我們還不知道彼此的名字,祥敏沒說話,只是回握了他的手,而後放開。首爾重逢時,生疏的認識過程與問候,在一次次見面後漸漸突破祥敏的心防。她再次拉了奇弘的手,也像開啟了不該開啟的潘朵拉盒子。


女兒憂鬱症,妻子被害妄想症導致強烈依賴需索。在奇弘與妻子的關係裡面,我看不到男人女人間的渴望。兒子自閉症,丈夫總像同事間公事般的對話,在祥敏與丈夫的關係裡,我感受不到男人女人間的情愫。這是兩段沒有男女熱度的夫妻關係。


一個人能有多少身分呢?尤其在韓國,當夫妻之間有了孩子後,自己的名字常被隱去,只以「鐘和的媽」、「幼琳的爸」這樣的代稱取代,對內對外皆然。男人女人的身分是否就此不提?男人與女人存在的功能,只剩下作為下一代的父母這樣的意義嗎?如果有一個人的出現,如同咒語一樣,喚醒了身為男人與女人身分的那個沈睡記憶,是否可以讓同一副軀殼、擁有兩個身分,作為兩個人這樣生活著?


身分的疆界,在某些時刻被突兀地打斷。當兩人在祥敏辦公室激情擁吻時,祥敏聽見兒子醒來的聲音,倉皇穿上衣服、穿上母親的身分出現,奇弘只得默默離開。紊亂的頭髮和衣著,如同雜亂交織的情和慾一般,讓兩個人都狼狽不堪。



 



片尾追出餐廳的那瞬間,奇弘瞥見女兒在座位上望著自己,他握緊了車鑰匙,在往前追與回到家庭之間痛苦掙扎。身分如果可以穿脫就好了。那就像是個無間的漂浮地帶,不同的是我們可以選擇,可惜選擇不一定令人覺得快樂。

 



在首爾的重逢後,奇弘一次次進攻,祥敏怎麼招架得住?(是我也招架不住!看完電影時我忍不住傳訊給朋友,告解我的價值觀再次崩壞,幾次想抓著祥敏的肩膀搖醒她,不要掙扎了快跟奇弘一起逃走!孔侑讓人太難抗拒)放手與不放手之間,都是抉擇。


祥敏對丈夫開玩笑提問的「是不是在外面有男人?」給了直白的回答:「是,你可以不用原諒我,因為連我都無法原諒我自己」如果不是女兒幼琳從天台邊緣拉下了奇弘,拉回了即將出走的他,他們兩人是能一起逃離的。在發表會後祥敏第一次主動告訴奇弘她想他,因為她已經壓抑不住自己了,但這時候邀約見面的奇弘,其實終於準備放棄。



 



當祥敏在飯店中等待奇弘時,畫面一帶到祥敏的表情,我就知道奇弘不會進門了。祥敏是期待的,但我想她同時心裡有數,奇弘在門外的痛苦掙扎,她一定也懂。


離婚後的祥敏,追尋著可能的線索回到芬蘭。當她看到餐廳內奇弘一家人的畫面,決定靜靜地離開。追到芬蘭的她,想必不是為了將奇弘拉到身邊來,只是這一次她想有個確定的答案,不想活得如此曖昧不明。痛不痛?一定很痛,有些界線跨過去之後,就回不去了,當她決定捨下妻子、母親的身分,恢復到身為女人的自己,卻發現只剩自己一人寂寞的身影。



果然啊,有些答案,還是不要知道的比較好。


 



電影開頭當祥敏問奇弘,在芬蘭生活好嗎?奇弘給的回答是有好有壞,一開始覺得有點寂寞,後來就覺得其實也還不錯。這樣曖昧不明的回答,被祥敏質疑了,於是他再次想了想又回答「蠻好的,清幽又乾淨,大雪紛飛」。


而當祥敏回到國內,友人問她芬蘭生活好嗎?她想了想,回答「蠻好的,清幽又乾淨,大雪紛飛」友人笑,首爾也下雪啊,有什麼不一樣!她幽幽地說著「就是...不一樣...」。


那個不一樣,在心裡的變化,只有她自己知道。


在「關不住的誘惑」裡,音樂像刷淡了的水彩畫,畫面又似低吟的詩句,組合成唯美曖昧而浪漫的回憶。



 



在八月的襖熱天氣中,看雪地裡的愛情。冰封的天地彷彿精心設計的愛情密室一般,令人找不到逃出的縫隙。也許是逃不了、也許是不想逃,在好不容易喘息的瞬間,有一段只有「自己」的真空時間。回到正常生活後,還是時常回想起,那段擺脫炎炎夏日的沁涼、逃出窒息日常的魔幻,令人這樣回想,如同現在的我回想那時螢幕上漫天飄落的雪花,還有寂靜雪地裡的踩雪、喘息聲。 


 



「關不住的誘惑」讓我思考婚姻的本質。在婚姻關係中,是否必須(適度地)放棄自我、或削弱自我的色彩?我們看到祥敏跟奇弘,無法從婚姻中轉身離開的原因,都是孩子,而非另一半。是否意味著,在這段婚姻關係中,牽制他們的已然不是他們對另一半的愛,而是親子天性?我並不是要說愛情是至高無上的真理,而是那樣的觀察讓我反思,如果走到這一步,維繫婚姻的已不是愛情,那麼整個社會是否不該再塑造這樣的共識,認為婚姻是成功愛情的里程碑?


 



而婚姻的出口,會是愛情的入口嗎?祥敏極力在壓抑,努力在逃跑。這樣的她卻是奇弘的浮木,一次次從妻子身邊逃開的他,只專注在祥敏對他的吸引力,卻逃避去面對妻子在婚姻關係中對他的推力。那麼,祥敏沒對奇弘動心嗎?也不是,她只是害怕自己真的想回應,所以只能一直逃。也因為她一直逃,奇弘才能這樣任性地追逐。跟這人在一起的時候,佔據的是自己的時間、身體與心靈,可以逃避不去面對令人窒息的生活。當妻子自殺時,他選擇再次逃到祥敏身邊,像個孩子般的耍賴逃避,也因此祥敏知道真相時才會如此生氣,氣自己讓自己變成這種角色、走到這般境地。


 



對於從小都是道德魔人的我,「關不住的誘惑」真是再次摧毀了我的價值觀(笑~)。以前常把事情想得比較簡單、話講得比較滿,認為許多事情都是選擇,如果選擇了背叛,就要承受自己是那樣的壞人,因為這都是自己決定的,好像只要做了選擇就是值得驕傲的事。但年紀漸長,慢慢了解到,除了享受背叛的歡愉之外,還有其他許多部分,也許都影響了我們的選擇。有時候選擇了我們知道該做的事,卻再也無法直視內心的荒涼。


看到一則留言說,「很美的電影、很美的故事,但是討厭這個結局,私心希望祥敏最後跟前夫復和。」我才突然發現到,這個想法從來沒有出現在我的選項裡。



 



片尾在餐廳外,奇弘終究沒有追上去。在車內的祥敏,看著手機的未顯示來電,心中必定仍舊抱著一絲期待,希望打來的是那個讓她絕決放棄家庭的男人。當電話另一端響起的是前夫的聲音時,她無法克制地感到失落。但是兒子在電話中唱著歌,那首不帶任何感情的電視廣告歌,她卻懂得其中的思念,於是瞬間被罪惡感與愧咎擊垮,她必定問自己,為了追尋一段虛無的感情,自己究竟放棄了什麼呀?她要如何面對自己扮演了一個如此失職的母親?


 



但她後悔嗎?我想不全然是的。一旦她看清了自己對這段夫妻婚姻關係的不再留戀,她已無法自我欺騙繼續不帶感情地活著。她一直是比較希望清楚明白的,就像她追問奇弘不明確的回答一般,即便她偶爾會放縱自己貪歡,不去獲得那些答案。


原來啊,有些答案,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錯車而過的奇弘,不斷用眼角餘光瞄著後照鏡中那台停在路邊的計程車,妻子沒頭沒尾地說了一句:「謝謝你!」奇弘問:「謝什麼呢?」妻子說:「全部吧」那時候我的心,跟奇弘那努力忍住的眼淚一樣,糾結在他泛紅的眼眶中了。


 



謝什麼呢?謝謝你為了女兒留下來?謝謝你維持了我們家的完整?謝謝你剛剛沒有追上前去?謝謝你理解我的感謝?謝謝你即使不愛我了、卻仍舊沒有放棄我們的婚姻?謝謝你最後的最後沒有離開?


我想著,如果我是那個說出感謝的人,我是否真心感謝這個情況?還是我會選擇有尊嚴地離開這個我愛著、但已經不愛我的人?也許婚姻裡早就摻雜了其他許多,說愛情已經太膚淺。


如果婚姻只談愛,那麼當愛不在的時候,結束是否才是誠實的選擇?如果婚姻已經延伸成家人、承諾和責任,那麼我們是否不該再繼續錯誤宣傳,婚姻是兩個相愛的人結合的最好結果?因為它從來就不是結果。


我仍舊認為如果選擇走入了婚姻,就應該要做最大努力去誠懇維繫,盡力掃除掉對其他人產生情愫的可能。但是,萬一另一半已經愛上其他人了,若先不考慮孩子的問題,我不知道我驕傲的自尊,是否能夠接受對方心裡愛的是別人,只因為責任、承諾、道義等種種無關愛的原因,而留在自己身邊?



我想有些問題的答案,不知道真的比較好。別看把人生看得太清楚,才能繼續走下去吧。





 

本文電影圖片來源:可樂電影

歡迎來我的粉絲專頁聊書、聊音樂、聊電影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https://www.facebook.com/myhystericalove/


同場加映
陳奕迅-無人之境


第一次願意理解那種糾結,看著他的痛苦與矛盾,很想甩他兩巴掌,然後狠狠將他抱緊


電影之內與之外-- 

「關不住的誘惑」選了很棒的音樂主題theme,而不是浪漫的情歌,反覆變奏改編,讓整部片瀰漫著飄忽的悸動與憂傷。同樣一段預告片,韓國版預告選用了另外一首歌,味道完全不同,相較之下我更愛台灣版的配樂,更接近電影整體的調性。音樂真的很重要啊!


韓國版預告請點此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